流浪汉夜宿郊外荒宅,六夜做六梦,方才忆起往日罪孽

流浪汉夜宿郊外荒宅,六夜做六梦,方才忆起往日罪孽
不知何时,松山县出现一名流浪汉,浑身邋邋遢遢,整日疯疯癫癫,颇遭人嫌弃。
流浪汉居无定所,白天在县城里捡一些剩菜剩饭吃,晚间则是露宿街头,过着狗一般的日子,加之街上的人对其颇为厌恶,流浪汉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。终于,某日街上几个痞子将其赶出了城外,任他流落郊外。
某日,流浪汉在郊外漫无目的的闲逛,竟然让他寻到了一处荒宅。荒宅四周狼藉,乱木横生,加之久未住人,荒宅多了一丝死气。流浪汉神志不清,哪里会管这么多,见有如此一座宅子,也管不了许多,住了进去。
宅子为全木结构,内部阴暗无比,房中陈设遍布灰尘,暗处多生走虫,流浪汉哪里管这些,进了屋找到一张床,倒头就睡。

流浪汉夜宿郊外荒宅,六夜做六梦,方才忆起往日罪孽
夜间,慌宅中响起了震天的呼噜声,流浪汉睡的如同一只死猪。一缕月光洒进,流浪汉的呼噜声猛地止住,随即满头大汗,口中满是惊恐声。原来流浪汉做了一个梦:在一座修缮华丽的大房子里,一个少爷正要意图玷污丫鬟,不料那丫鬟却是猛地变作一个骷髅,将少爷吓得落荒而逃。流浪汉也是随之惊醒。
第二夜,流浪汉又做一梦:桀骜不逊的少爷,在宅子外小憩,打路边路过一名采药的村妇,颇有姿色,少爷色心大动,欲要将其玷污,村妇抵死不从,少爷大怒,推搡之间,村妇失足落入枯井,化为冤魂,少爷惊恐,将井口封住。
第三夜,流浪汉又做一梦:村妇落入枯井而死,正巧被丫鬟看见,丫鬟以此为要挟,向少爷要封口费,那知少爷勃然大怒,将丫鬟杀死,场面极其血腥。
第四夜,流浪汉还做一梦:黑夜中流浪汉在万分惊恐中逃蹿,背后传来阵阵呼啸声,两道白影纠缠不休。
第五夜,流浪汉再做一梦:少爷在宅子中骄横淫乱,山顶传来吵杂的马蹄声,一群土匪下山而来,将宅子洗劫一空,少爷被一顿暴打,从此变得疯疯癫癫。
流浪汉虽说疯疯癫癫,但也不是完全神志不清,一连五天做一些奇怪的梦,心中很诧异。白日间,在慌宅外逛着,果然见到一口枯井,被人用石头封住,流浪汉缓缓推开石头,顿时一股气流逆冲而上,将流浪汉冲的睁不开眼,稍不注意,流浪汉便坠下了枯井,昏了过去。
流浪汉夜宿郊外荒宅,六夜做六梦,方才忆起往日罪孽
流浪汉睁开眼睛,四周一边昏暗,只有井口可见明月,不知如何脱困的流浪汉看着井口的明月暗自出神,不经意间神智已是变得清明。不料此刻,背后却是传来异响,回头一看,一张骷髅正紧贴着流浪汉,随即化为一张恐怖的脸,叫流浪汉纳命来,流浪汉惊恐万分,看着起这张脸似曾相识,随即额头一阵剧痛,流浪汉在惊恐中恢复了记忆,一声大叫,便醒了过来,原来又是一梦。
在井底醒来的流浪汉,看着井底被枯草掩埋的枯骨,心中懊悔万分道:“世事难料啊,没想到就算是变成了一个疯子,这件事依然是逃不过,如今我也落入了这枯井,我该如何恕罪?”事到如今真相已明了,流浪汉就是以前的少爷,少爷就是流浪汉。
多年前流浪汉是一富家子弟,在郊外修了一座宅子,供自己享乐,某日见路边有一村妇颇有姿色,于是将其强暴,不料失手将其推入枯井,至使其毙命,此时不料被丫鬟看见。丫鬟贪财以此来要挟,不料也被青年杀死,随后抛尸荒井。数日后,土匪下山,将宅子一扫而空,少爷也被打成了疯子,从此成了流浪汉。
过往历历在目,流浪汉心中懊悔万分,看着井口的明月,哀叹不已。二日天明,有农夫从此经过,见以往井上的石头不见了,心下好奇,过来一看,心中大骇,只见井下正有一名流浪汉,额头满是鲜血,死去多时,此外还有两具枯骨。